中廉舆情网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组织机构|工作人员|支持合作|图片信息|通知公告|舆情专报| 舆情报告
舆情平台|中廉舆情|分析研究|舆情案例|舆情监测|舆情杂谈|舆情应对|舆情产品|文化艺术

中廉舆情

公共政策发布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发表时间:2019-02-22 17:40:32  文章来源:中廉舆情网  【 】 【打印

2018年12月,湖南邵阳市隆回县将城区1805个停车位以100元/个/年的价格,租给广东东莞一家物业管理公司的规定发布后,迅速引发舆论争议。规定显示,物业公司以每小时5元的价格,向停车者收费。有网民认为,相较于当地2019年“30分钟内免费停车,超出30分钟的按每小时5元的标准收费,不足1小时的按1小时收取,每日收费最高限额50元”的收费标准,一个停车泊位1年100元的价格太低。之后,隆回县官方发布消息称:“鉴于前期准备工作不充分,招租工作不细致不严谨,县委县政府已明确城区部分道路公共停车泊位收费管理对外承包经营项目暂缓实施”,并表示自觉接受社会和舆论监督。


研究显示,一些涉及公众切身利益的公共政策发布后,易在网络引起争议。政府部门调和鼎鼐,如何在公共政策发布时平衡各方利益诉求,同时化解潜在舆情风波,成为当今必须面对的课题。

引发争议的几个原因


公共政策引发舆情风波原因较多,具体而言:


一是缺乏政策解读。


政策解读是避免舆情风波的重要前提。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80号文件《<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实施细则》规定:各地区各部门要按照“谁起草、谁解读”的原则,做好政策解读工作。文件公布前,要做好政策吹风解读和预期引导;文件公布时,相关解读材料应与文件同步在政府网站和媒体发布;文件执行过程中,要密切跟踪舆情,分段、多次、持续开展解读,及时解疑释惑。


2016年4月,教育部出台“调控方案”,12个省区市要进行“生源计划调出”,由于一些地方政策解读未及时跟进,苏鄂两省部分家长理解为减少了在本地的招生,让本地考生上大学变得更加困难,于是上街表达诉求。后由当地教育部门借助新媒体多次发声解释,表示苏鄂安排协作计划,以不降低各支援省份的高考录取率、本科录取率为基本前提,并确保各省份2016年高考录取率、本科录取率稳中有升。经宣传解释,最终获得谅解。


二是公共政策出台程序存在瑕疵。


当公共政策的制定缺乏程序化、制度化的运作,人民群众利益表达缺乏顺畅通道,容易引发舆情风波。


2018年7月,西安市公安局、市环保局发布了《关于禁限行高排放老旧汽车的通告(征求意见稿)》,其中拟从2019年8月起,对2008年8月1日前注册登记的汽油车和2013年7月1日前注册的柴油汽车实施全天候、三环以内禁行管控。此事引发舆论争议,有网民认为该政策环保初衷虽然值得肯定,但政策有强制车辆提前报废之嫌。在华商报微信公众号上,一项关于是否支持征求意见稿规定的投票中,近6万人投了不支持,占到总投票人数的92%。之后,西安市副市长回应表示,出台征求意见之前考虑不周全不充分,造成了公众的担忧,向民众道歉。


三是公共政策实施过程中缺乏人性化考量。


公共政策的执行考验着执政者的智慧,除了要有良好的初衷,有温度、体现人文关怀的执行也必不可少。一些公共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可能没有顾及民众心理承受能力,未耐心细致地做好群众工作,或者忽略循序渐进,意图一蹴而就,造成政策执行起来“简单粗暴”,出现“一刀切”“运动式”的倾向,最终造成不良影响,弄巧成拙,折损施政效果。因此,公共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应特别把握执行的张力与效果,并留意民意反馈。对于群众合理的要求,应及时回应并加以解决。对于群众不合理的要求,也要耐心说服,减少政策执行阻力。


四是个别自媒体“标题党”造成政策误读。


移动互联网时代,网民普遍倾向于从题目来获知主要信息,深入阅读较少。个别自媒体对一些公共政策做“标题党”报道,或断章取义、以偏概全,或曲解原意、制造噱头,一定程度上造成公众错误认知。


2017年1月,网络上流传一张气象部门“关于暂停霾预报预警业务的通知”图片。个别自媒体将这一气象部门“规范标准”的通知移花接木成《气象局被要求停止霾预警》的标题进行报道。由于标题存在明显故意的误导,事件在舆论场迅速发酵。有网民因此质疑政府对环境监测“捂盖子”“掩耳盗铃”。之后,环境保护部和中国气象局迅速回应称,取消霾预警是为了统一霾预警发布标准,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联合会商和发布的相关事宜。



凝聚共识与舆论评估


随着社会转型加速,在一些热点事件中,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年龄、性别、地域群体在价值认识上有时存在一定差异。相关讨论也呈现出多元、分化现象。不同阶层网民对公共政策有不同解读,各有各的角度, 各有各的利益出发点。


特别是涉及与人民群众黏合度较高民生问题时,舆论分化、多元现象尤为明显。这就要求政府部门在制定初期,应充分考虑社会各阶层意见,统筹兼顾各方利益,寻求最大公约数。具体操作上,要经过公众、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专家的论证,对成本效益进行分析,对风险进行评估等。此外,实地调研、召开听证会等也可以取得不错的凝聚共识效果。


如在网约车问题上,一些本城户籍的居民不希望外地人开专车,认为会加剧城市交通负担及出租车司机就业压力,但也有一些网民希望城市降低网约车从业门槛,方便其交通出行。交通运输部在出台《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等“网约车新政”文件前,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超3220件。意见涉及出租车数量管控,网约车报废标准、驾驶员标准,网约车经营规范方式等各方面。这一举措很好地收集了民意,为之后网约车的进一步改革凝聚了各阶层共识。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一直倡导在公共政策出台前要做好“舆评”工作,即对相关舆论进行评估。在政策发布前,对社会心理承受力进行评估,必要时组织民意听证;在公共政策推进中做好舆情监测,把握民意反弹,相应地调整工作的力度和节奏。重大公共项目开放决策参与,实际上是让民众为政府分担责任。在公共政策发布后,将其作为社会公共治理案例库,做出规律性的总结,如工作得失、成功经验、相关启示,可为以后遇到类似问题时提供镜鉴。




政策发布与舆论引导


公共政策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爆点多,传播快,关注度高。因此,除了要探寻群众最广泛利益的“平衡点”外,舆论引导工作必不可少。比如政策发布提前预热。公共政策的预热发布,不但能起到良好的预示作用,也可提前获知可能发生的各类相关负面议题,为后续研判、应对提供依据。政策发布中要做好政策解读与回应关切工作,同时留意舆论场动向,及早发现误差,随时准备纠偏。具体操作上,可通过与主流媒体、第三方专家学者加强对接来实现引导、在官方微博微信等互动平台上与网民充分交流解答疑虑等方式。


比如,2016年9月的《慈善组织认定办法》出台前,民政部发布《慈善组织认定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并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通过媒体进行解读和说明。此举推动了该办法征求意见稿的传播,促进了公众的了解,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舆情热度,增强意见反馈效度,为科学决策提供充分的依据和反馈。


再如,2017年4月,我国东南沿海高铁车票价格第一次跨省调价,引发舆论广泛关注。舆情监测显示,早在2月,铁路部门就已经提前对外发布“调价”的公告,为公众得知高铁调价预留了心理时段。调价发布后,铁路部门迅速通过主流媒体及第三方专家学者,对调价细节、机制、缘由等进行政策解释。如《人民日报》的《高铁调价,市场之外当有大目标》等文章,从调价后有利于铁路行业经营环境改善等方面进行引导,确保了相关舆情始终保持积极正面。


当个别网民出现诸如“铁路企业会不会滥用自主定价权”“如果出现乱涨价怎么办”等担忧后,铁路部门迅速借助主流媒体发声释疑,明确回应“票价有升降,服务只升不降”,把关键信息及时传递给公众的方式,对疏解舆论担忧情绪起到了积极作用。



(作者: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主任舆情分析师 廖灿亮)




责任编辑:靳宏斌



上一篇:政务官微在运营中如何出彩?
下一篇:政务新媒体如何塑造人格化品牌形象



姓名: *
网名: *
联系地址: *
手机: *
评论内容: *
   

评论

 共 0 条记录  本页 0 条  本页从 0-0 条  0/0页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网络 110
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