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廉舆情网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组织机构|工作人员|支持合作|图片信息|通知公告|舆情专报| 舆情报告
舆情平台|中廉舆情|分析研究|舆情案例|舆情监测|舆情杂谈|舆情应对|舆情产品|文化艺术

滚动图管理(下)

图书:世界观新论

发表时间:2011-08-31 00:00:00  文章来源:中廉舆情网  【 】 【打印
 

新书介绍:世界观新论
——广延并持续发展着的世界之观念

熊胜安  著

    这是一本反映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理论研究最新成果的新书。
    本书的核心价值,是在于揭示了事物空间广延发展的两条基本规律,然而因此也就涉及到了这一学说的方方面面。由于一系列新见解、新观点的提出,关于运动着的物质世界的观念就发生了一个新的变革,从而使世界观的发展展现出一番新的图景。
    本书的特点是在于,全部理论都建立在事实的科学分析与逻辑的严密论证基础上,而语言却深而不涩、生动流畅。
这是一本适合于具备一定哲学基础的学者、理论工作者、研究生和大学生以及社会工作者阅读的书籍。
    但是,哲学毕竟是所有人的哲学。对于了解和掌握辩证唯物主义新理论来说,其实起决定作用的,是读者对于科学与理性追求的强烈程度。
 
                                               ——本书正在征订中

作者熊胜安简介:

    1948年7月1日出生于北京市平谷区,做过中学教员,1978年恢复高考,入学至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师从第10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第11届主席许嘉璐先生和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1981年春,分配至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四(华东地区)纪检室任干部,之后调至中央纪委信访室任干部,副处级纪检员,副处长,1992年起调任研究室正处级纪检员,处长,办公室主任等职,2000年4月起调任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副总编辑(排名第四),副总编辑(排名第一),2005年8月起出任中央巡视组地方第五组、金融组巡视专员、支部书记等职。

熊胜安《世界观新论》

新理论概述

    事物通过分化和相互凝结生成新事物,这两种表现为空间广延发展的现象,在现实世界普遍存在;然而在经典辩证唯物主义理论中,虽然明确提出了时间和空间是事物运动的两种基本形式,时空不可分,但在基本规律及有关观念的阐述中所反映出的,却只是以时间为形式的持续运动。完备这一科学世界观理论是势之必须;而为此要做的中心工作,就是揭示事物空间广延运动的客观规律。起点必然在于矛盾,因为事物发展的全部真谛和奥妙,都存在于其本身的矛盾之中。对矛盾问题的再研究以及广延运动规律的揭示,推动了一系列新见解、新观点的提出,从而使世界观发生了一个新的变革。这一变革集中地表明,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是广延并持续地发展着的;在广延发展中,同样也有质变的发生和新生事物的产生,也有自己的基本规律。

封底文字

    现实世界的发展运动,在时间形式上依矛盾的对立统一与相互转化、量变质变和否定之否定规律持续前进,在空间形式上依矛盾分化和矛盾凝结规律广延扩张。但是,时间与空间两个概念的分别提出,以及持续与广延两方面规律的分别揭示,其实都是人们在思维中加以分别考察的结果,因为时间与空间两种运动形式并不可分。实际上,事物的空间广延一并也表现为时间持续,反之亦然。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新理论所反映的,就是这样一种关于世界广延并持续发展运动的观念。这一新的世界观可以看作是向古代朴素唯物论中广延与持续一并展开那种运动观的合理回归,但显然是在一个更高层次上的回归,因为在朴素唯物论那里作为现象性观察和哲人睿智猜测得出的结论,在这里已经成了本质性分析和科学论证的结果。

               
                  

物质世界发展观念的重大变革

辛 照

    《世界观新论》(熊胜安著,《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一书自出版后,逐步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和研究,它的重大哲学意义正在显现出来。这表现在,确如世界知识出版社吴超莹女士在对该书所作的述评中所说,这本书是辩证唯物论发展运动观自创立至今一个半世纪以来的一次体系性推进,有力地完备了辩证唯物主义理论体系,从而推动关于发展运动着的世界的观念发生了一个新的变革。
    在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论体系中,作为基础的理论是两个:一个是物质论,一个是运动论。物质论,即关于物质的本质属性、世界的物质统一性以及物质与意识关系的学说,在旧唯物论那里就已经大体正确地解决了,指出了物质不依赖意识而客观存在;物质是世界的本原,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物质的产物,从属于物质。运动论要解决的是三个问题:一是什么在运动,二是为什么会运动,三是怎样运动。对于第一个问题,在旧唯物论那里也已经大体正确地指出了,运动的主体是物质,所谓运动就是客观事物在运动;思维运动从属于物质运动。关于第二个问题,则是由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哲学特别是黑格尔哲学从唯心论立场上解决的,指出了运动的根源与动力在于矛盾。辩证唯物论的创立,实现了辩证法与唯物论的有机统一。对于这两个问题,这一理论的历史性贡献是在于,在运动主体问题上贯彻了辩证法,从而使事物运动成了自主的运动;在运动根源与动力问题上贯彻了唯物论,从而使黑格尔的“客观理念”运动成了实在的物质运动。经典辩证唯物主义的开创性建树是在于第三个问题。这一理论指出了,事物是以空间和时间两种基本形式发展运动的,空间和时间与物质不可分,空间与时间不可分。但是,在他们所阐发的唯物辩证法三个基本规律以及关于发展运动基本模式的论述中,却对事物的发展运动只作了时间形式上的归结;在空间形式方面,并没有从理论上揭示出质变的发生和新生事物的产生,从而没有引出广延运动的基本规律。结果是,在这一理论那里,就如《世界观新论》一书中所说,“发展运动这匹骏马拖着的车子里虽然装的是时、空一并展开的观念,但却只是在时间的历史通道上奔驰。”因此,长期以来,辩证唯物主义理论就面临着一个必须完备的任务。应该说,《世界观新论》一书是有力地完成了这一任务。
    “辩证法的全部真谛和奥妙,都存在于事物的矛盾之中。”《世界观新论》中的这个话说得是十分正确而深刻的。在经典辩证唯物论已经作过研究的基础上,这本书正是从进一步深入研究矛盾属性出发,进而论述了这些属性如何导致矛盾展开和怎样展开,揭示了事物空间广延运动的基本规律,并阐发了一系列新的观点
    ——在矛盾的诸种属性之中,只有同一性和斗争性才是矛盾的内在属性;同一性所起到的是吸引作用,斗争性所起到的是排斥作用。这两种属性和它们所起的作用,也各自形成一种对立统一关系。
    ——存在于矛盾双方之间的吸引与排斥作用,是引起矛盾双方相互作用的根本原因,正是吸引与排斥,导致了矛盾双方发生相互作用,而这种相互作用又推动了事物运动。因此,归根结底,正是吸引与排斥推动了事物的自己运动。
    ——吸引和排斥既是引起矛盾双方相互作用的原因,也是矛盾双方相互作用的基本方式,矛盾着的双方就是以吸引和排斥这样两种基本方式发生相互作用的。
    ——吸引与排斥的对立与统一,内在地决定着事物发展变动。这里的一般情形是:在其双方保持总体平衡的情况下,事物保持基本性质不变而发展壮大;一旦发生绝对性不平衡,就会造成事物矛盾关系上的显著变动,从而导致事物性质发生改变。
    ——吸引与排斥这两种作用所形成的矛盾关系上的发展变动,还造成了事物运动的不同趋向:当着排斥作用绝对地强于吸引作用的时候,矛盾双方发生相离而去的分化趋向;当着吸引作用绝对地强于排斥作用的时候,矛盾双方发生相互融合凝结到一起去的趋向。从而,正是吸引与排斥二者矛盾关系上的变动,导致了物质的广延运动。
    ——事物的空间广延发展,同样也有质变的发生和新生事物的产生,也存在着客观的规律。存在于这里的规律是两条:其一,是存在于事物本质自身之中的矛盾,在一定条件下,其对立的双方突破原统一体而发生分化,从而从一个事物中生成两个或多个新的事物的规律;另一个,是不同事物本质中的矛盾之间,在一定条件下,发生相互融合进而实现相互凝结,从而在两个或多个事物之间生成一个或多个新的事物的规律。
    ——“矛盾分化律”和“矛盾凝结律”,也是唯物辩证法的两条基本的规律,它是反映事物空间广延发展的规律;而矛盾的对立统一与相互转化、量变质变和否定之否定三个规律,则是反映事物以时间为形式持续发展运动的规律。它们从不同方面描述了事物的发展运动,而在实际的事物发展运动中它们又是统一的。空间与时间不可分,这两个概念的分别提出,以及持续运动与广延运动两方面规律的分别揭示,其实都是人们在思维中加以分别考察的结果。因矛盾分化和矛盾凝结而生成新事物,所表现出来的是广延发展,但与之一并发生的,还是时间持续;反过来,一个事物所作的时间持续运动也绝非单纯的持续,与之一并发生的,还有空间的广延。
    ——从发展运动方面说,物质所具有的基本属性只是两个,一个是它的广延性,一个是它的持续性,这两种属性分别通过空间与时间两种形式表现出来;时间与空间实际上是物质在运动中自己造成的形式,每一个事物都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标记共同时间的钟和量度共同空间的尺实际上都是形而上学的产物。
    ——在世界事物中,实际地存在着一种“既生类新生事物”,这种事物就是已经产生了新生事物但其本身依然还是新生事物的那类事物;在现实世界上,新生事物、既生类新生事物与旧事物常常形成一种并存关系。
    ——在事物矛盾的否定因素中,并不只是起着积极作用的否定因素,而且还存在着消极性否定因素。消极性否定因素是事物自己衍生出来而与其自身相对立的“它者”,真正促使事物自己走向灭亡的,并不是它与生俱来的、存在于其本质之中的那种积极性否定因素,而正是这种它自己衍生出来的消极性否定因素主导的结果。
    —— 一个事物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是从其外界汲取了有利于其自身发展的因素导致的。在事物同外界的关系中,是积极性否定因素通过吸引作用,吸收了那些有利于事物发展的新成分,在实现否定中推动了事物的发展壮大。在矛盾的诸因素之中,决定着事物性质的是肯定因素,但真正主导着事物发展变化的,却是积极性否定因素。
    —— 一个新生的事物之所以能够壮大起来,并保持着一种发展的趋势,是由于在其统一体的内部,肯定因素与积极性否定因素两者之间,构成了一种特殊的矛盾关系。这种特殊性表现在,积极性否定因素总是保持活跃地发生作用,它用从外界吸收来的新成分努力地否定着事物以推动事物广延与持续发展;而此时占据着主导地位的肯定因素,并不是绝对地排斥这种否定,而是对每一步否定的成果,或者多些或者少些,但都是及时地肯定下来,并且在这种肯定中,也不断地改造着自身,使自己不断成为事物拥有新成果之后的肯定者。
    —— 一个事物能够直接与外界构成关系的,是量,不是质,各个事物的质是分别通过它们各自的量形成了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关系的。本质中的矛盾并不能单独地造成运动,如果只是就本质之中的矛盾去谈运动,那必定是抽象、空洞的运动。
    ——在量变的过程中,事物所实现的每一步发展变化,都是由积极性否定因素通过对原事物的否定来推动的,但这种推动作用却始终是在肯定因素的掌控下来实现的,否定因素在发挥否定作用中所取得的每一个成果,最后都归属到了肯定因素那里,由肯定因素肯定了下来,而否定因素则始终是否定因素。
    ——新生事物之转变为旧的事物,其根本原因是在于发展必然性的丧失;而造成发展必然性丧失的原因,则是由于其内部丧失了积极性否定因素。积极性否定因素的丧失,导致了从外界将那些有利于事物发展壮大的成分转移而来成为不再可能,留存下来的消极性否定因素于是便逐步占据了主导地位。在这种消极否定因素的主导下,事物的运动,在空间上只能是萎缩、颓化,在时间上则启动了向消亡的迈进。事物发展的必然性就这样丧失了。事物发展必然性的丧失,直接导致了事物不再拥有发展趋势。
    ——客观地判定一个事物到底是不是新生事物以及是否仍然为新生事物,不能将对人类、对社会有利与否作为标准,而只能以其是否具有以及是否仍然还存在着发展的必然性和发展趋势为标准。
    ——新生事物的优势,表现在这样三个方面:持续发展中形成的积淀优势、凝结中形成的个体优势和分化中形成的整体优势。
    ——新生事物与旧事物之间所形成的矛盾关系,是一种间接的对立统一关系,而直接的对立统一关系是存在于它与产生它的既生类新生事物以及同类新生事物之间。
    ——旧事物的完结,并不是由新生事物从外部加予的,即并不是为新生事物所消灭的,而是一种自行消亡;新生事物对旧事物的消亡,所起到的只是一种促进的作用。
    ——世界的多样性是运动造成的:矛盾分化的规律导致一个事物分化成两个或多个事物,矛盾凝结规律导致在两个或多个事物之间又另外生成一个或多个新的事物,这两个规律导致的事物个体数量以及种类的增多,直接就造成了质的多样化,质的多样化自然会造成现象的多样化,多样化的本质与多样的现象,就造成了世界的多样性。
    ——世界事物的共性也是运动造成的:事物在分化与凝结的依次发展中不断生成了新的事物,于是就造成了后来事物的同源性,原事物之中的某些性质,就在这种运动中成了后来那些事物共有的性质。
    这一系列新见解、新观点的提出,特别是由于事物广延运动两条基本规律的阐发,关于运动着的物质世界的观念就发生了一个新的变革,从而使世界观的发展展现出一番新的图景。这一新的图景所蕴含的变革集中地表明,物质世界及其事物,并不只是在作以时间为形式持续前进的运动,与此一并发生的,还有以空间为形式的广延运动;因而所形成的,是一个关于广延并持续发展着的世界的观念——
    现实的物质世界以及各种事物,以存在于其矛盾双方间的吸引与排斥作用为根本推动力量,在量的参与下,依照固有规律,广延并持续地自己运动着。单纯地由一种质变成另一种质、由一个事物变成另一个事物那种持续演进是不存在的,只是一个事物由分化生成两个或多个事物、两个或多个事物由相互凝结生成一个或多个事物那种广延扩张也是不可能的;事物的任何演进过程,都是在分化与凝结中表现出来的,而任何分化与相互凝结,也无不表现为一个发展过程。整个世界以及构成世界的各种事物,就是以这样一种空间广延与时间持续溶解为一体的形式发展运动着的。就每一个具体事物来说,它的广延与持续都是有限的,最后总要归于萎毁消亡;而物质世界的发展却是无限的,因此它总是要经常地产生出新生事物,从而呈现出无止境的扩展和永恒的进步。
    这,就是我们人类所面对着的发展着的现实世界;而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新理论所反映出的,正是这样一种关于世界发展运动的观念。
                                      2011-1-19

 

辩证唯物主义发展运动观的一次体系性推进

――《世界观新论——广延并持续发展着的世界之观念》一书述评

吴超莹

    一本关于辩证唯物主义哲学基本理论的新书,现在已经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对于这本书的学术价值,现在就作出全面评价显然还为时尚早;但我们可以肯定地认为,辩证唯物论发展运动观作为一种学说,自创立以来虽然拓展不断、深化不断,然而属于体系性推进,这还是第一次。
    讲作出了体系性推进发展,是基于这本书所提出的一系列新的见解和新的观点,已经涉及到了这一学说的各个基本方面——
    在自己运动的主体方面,该书明确地提出了,物质世界发展运动的动力和源泉,是现实地存在于事物之中的一切矛盾;每一个事物本质自身之中的矛盾和事物与事物之间的矛盾,在等级上是一样的,它们之间并非轻重有别、主与从的关系,存在于事物与事物之间的矛盾,也同样是发展运动的动力。从而,就将每一个事物、事物群体以及整个世界,都明确为自己运动的主体。
    在矛盾的基本属性方面,提出并论证了,在矛盾的诸种属性之中,只有同一性和斗争性,才是矛盾的内在属性——所谓同一,是矛盾双方关系上的同一,所谓斗争,也是矛盾双方关系上的斗争——因为所谓矛盾的属性,就是矛盾关系上属性。进一步,将矛盾属性与其所起作用加以区分,矛盾属性是矛盾所具有的性质,作用是这种性质所起到的作用。指出了,同一性所起到的就是吸引作用,斗争性所起到的就是排斥作用。于是,关于矛盾的认识,就得到了深入推进。
    在事物自己运动的动力和根源方面,揭示了并论证了,存在于矛盾双方之间的吸引作用与排斥作用,是引起相互作用的原因,正是吸引与排斥,导致了矛盾双方发生相互作用;而正是矛盾双方的相互作用,推动了事物的自己运动。因此,归根结底,正是吸引与排斥,从根源上推动了事物的自己运动。从而,就将认识推进到了相互作用的背后,从更深层次揭示出了事物自己运动的动力和源泉。
    在矛盾双方相互作用的方式方面,论证了,吸引和排斥,也是矛盾双方相互作用的两种基本方式——事物的矛盾着的双方,就是以吸引和排斥这样两种基本方式发生相互作用的。这种关于相互作用方式的理解和认识,就从更为深刻的程度上,揭示出了事物到底是怎样自己运动的。
    在吸引与排斥两种作用的矛盾关系方面,揭示了,正是吸引与排斥所形成的对立统一关系,在内在地决定着事物发展变动。这里的一般情形是:吸引与排斥在保持总体平衡的时候,推动事物在基本性质不变情况下发展壮大;而一旦发生绝对性不平衡,就会造成事物矛盾关系上的显著变动,从而导致事物性质发生改变以及新生事物的产生。在这对矛盾关系发展变动方面,该书还揭示了,正是吸引与排斥双方关系上的发展变动,造成了事物自己运动的不同趋向:当着排斥作用绝对地强于吸引作用的时候,矛盾双方发生相离而去的分化趋向;当着吸引作用绝对地强于排斥作用的时候,矛盾双方发生相互融合凝结到一起去的趋向。这样,就揭示出了事物在自行发展运动中之所以会表现出种种不同状态和出现种种不同趋向的根源。
    在运动形式方面,揭示了事物空间广延发展的两条基本规律:一个是存在于事物本质自身之中的矛盾,在一定条件下,其对立的双方突破原统一体而发生分化,从而从一个事物中生成两个或多个新的事物的规律;另一个是不同事物本质中的矛盾之间,在一定条件下,发生相互融合进而实现相互凝结,从而在两个或多个事物之间生成一个或多个新的事物的规律。这样,在辩证唯物论哲学的发展史中,就第一次从理论上阐明了物质运动在空间形式上,也有质变的发生和新生事物的产生,也有自己的规律;从而,就彻底地改变了自形而上学机械唯物论产生以来一直认定的空间广延只是个长、宽、高三维存在的观念,使空间真正成了物质运动与事物发展变化的形式,于是,空间广延也同时间持续一样具有了辩证的性质,从而辩证的方法被贯彻到了全部的物质运动。
    在辩证法基本规律的统一方面,论证了,辩证法的各个基本规律,在事物发展运动中虽然各自起到了不同的作用,但它们又是统一于一起的。矛盾分化的规律与矛盾凝结的规律,分别从两种现象的内在本质关系上,反映了事物空间广延的两种基本样式;它们的统一,就统一在事物的广延运动中。矛盾的对立统一与相互转化、量变质变与否定之否定三个基本规律,互为补充地构成为一个整体;它们的统一,就统一在事物以时间为形式的持续运动中。反映事物以空间为基本形式广延运动的两个规律和反映事物以时间为基本形式持续运动的三个规律,在事实上是溶为一体的,它们的统一,是统一于物质运动。物质运动的空间与时间两种基本形式不可分,任何一个事物都不可能单独以其中一种形式而不以另一种形式发展运动。空间与时间这两个概念的分别提出,以及持续运动与广延运动两方面规律的分别揭示,其实都是人们在思维中加以分别考察的结果。因矛盾分化和矛盾凝结而生成新事物,所表现出来的毫无疑问是广延发展,但绝非单纯的空间广延,与之一并发生的,还有时间持续;反过来,一个事物所作的时间持续运动也绝非单纯的持续,与之一并发生的,还有空间的广延。
    在事物矛盾统一体诸因素及其性质与作用方面,对否定因素作出了积极性否定和消极性否定的区分,提出了在事物之中,特别是在复杂、高级的事物之中,常常会形成肯定因素与积极性否定因素和消极性否定因素三种因素并存的局面。提出并论证了,在矛盾的诸因素之中,决定着事物性质的是肯定因素,但真正主导着事物发展的,却是积极性否定因素,这种因素总是保持活跃地发生作用,通过吸引作用吸收了外界那些有利于事物发展的新成分,在实现否定中推动了事物发展壮大;而一个新生的事物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起来,则是在于肯定因素与积极性否定因素两者之间构成了特殊的矛盾关系,这种特殊性表现在:此时占据着主导地位的肯定因素,并不是绝对地排斥积极性否定因素所作出的否定,而是对每一步否定的成果,或者多些或者少些,但总是及时地肯定下来,并且在这种肯定中,也不断地改造着自身,使自己不断成为事物拥有新成果之后的肯定者。这种论证,就从根本原因方面,揭示出了新生事物之所以能够成长壮大起来的内在依据;而由于揭示了消极性否定因素的存在,指出了真正促使事物自己走向灭亡的,正是这种因素主导的结果,从而就揭示出了事物最终自己消亡的内在依据,否定了既往理论关于旧事物为新生事物所消灭的论断,将自己运动原理贯彻到了事物运动的始终。
    在质与量的关系以及质与量同运动的关系方面,提出并论证了,本质中的矛盾并不能单独地造成运动,如果只是就本质之中的矛盾去谈运动,那必定是抽象、空洞的运动;事物的任何发展运动,都必然地要有量的参与。这是因为,任何一个事物都只能处于同其它事物的关系中才能发展运动,而能够直接与外界构成关系的,是量,不是质,一个事物的质只能通过量才能同其它事物发生关系,变化了的量再去影响质发生变化,各个事物的质就是分别通过它们各自的量形成了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关系的。正是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才科学地理清了质与量的辩证关系以及质与量同发展运动的关系。
在世界事物的性质方面,提出了,在现实的世界上,实际地存在着既生类新生事物,这是已经产生了新生事物但其本身依然还是新生事物的那类事物;并且论证了新生事物、既生类新生事物与旧事物可能的并存关系。这一方面就排除了既往理论中既要论述新、旧事物的矛盾,又把新生事物看作是旧事物中否定方面所形成的逻辑矛盾;同时,也为正确地认识新、旧事物实际存在的并存关系提供了理论依据。
    在新生事物所秉赋的优势方面,系统论证了新生事物持续发展中形成的积淀优势、凝结中形成的个体优势和分化中形成的整体优势这样三种优势以及形成的原因。这种论证,当然使关于新生事物优势的认识更加准确、深刻和系统,而更为重要的,是正确地将新生事物的优势归结为了运动中产生的东西。
    在关于中介的认识方面,论证了,由不同事物相互凝结而生成的新事物,是在运动中造成的真正的中介物,它使间接联系着的事物之间形成了只需经过以它为中间环节的直接的联系,而在直接联系的事物之间则又增添了一种间接性的联系。这样一来,在德国古典哲学和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中都作为一个重要范畴的中介概念,就被赋予了一种全新的面貌,使之成为了一个在运动中生成的、作为实物的、起着重要作用的东西。
    在新生事物与旧事物的关系方面,论证了,旧事物的形成,实际上是由新事物的产生来决定的——新事物由原有事物产生出来,而原有事物之成为旧事物,又由新事物的产生来决定;新生事物与旧事物之间所形成的,是一种间接的对立统一关系,真正的直接联系与直接对立关系,实际上是在它与产生它的既生类新生事物以及同类新生事物之间形成的;新生事物对旧事物的消亡所起到的,只是一种促进的作用。在新生事物转变为旧事物的原因方面,论证了,新生事物之转变为旧的事物,其根本原因是在于发展必然性的丧失;而造成发展必然性丧失的原因,则是在其矛盾的内部丧失了积极性否定因素,从而不可能再经常不断地从外界转移来那些有利于事物发展壮大的成分。一个事物在其内部积极性的否定因素丧失之后,留存下来的消极性否定因素便逐步占据了主导运动的地位,事物发展的必然性就这样丧失了;因为到了这时,事物在这种消极否定因素的主导下,它的运动,在空间上只能是萎缩、颓化,在时间上则启动了向消亡的迈进。发展必然性的丧失,直接导致了事物已经不可能再拥有那种发展的趋势。这种论证,就从更为深刻的层次上,准确地阐明了新、旧事物两者的辩证关系。
    在旧事物存在的合理性方面,提出并论证了,一个事物在失去了发展的必然性与发展趋势成为旧的事物之后,之所以并不一定就立即消失而是还会存续一段时间,是由于它本身还具有存在的合理性;这种合理性指的是存在的理由或原因,它是事物在丧失了必然性之后逐渐地而不是突然失去的,一个事物只有这种合理性丧失殆尽,消亡的时刻才会到来。指出了,世界的理性并不绝对排斥旧的东西,一个新的事物变成旧的事物之后还会有所延续,恰恰正是这种理性的表现。这样,就具体地论证了旧事物能够存在以及新、旧事物之所以能够并存的基本根据。
    在世界事物多样性以及共性的形成原因方面,第一次从运动产生的角度上,解决了事物多样性与共性的成因问题。矛盾分化与矛盾凝结两个规律导致的事物个体数量以及种类的增多,直接就造成了质的多样化,质的多样化自然会造成现象的多样化,多样化的本质与多样的现象,就造成了世界的多样性。新生事物是在原事物的分化与凝结中生成的,于是原事物之中的某些性质,必然地就在这种生成中成了后来那些事物共有的性质,后来的事物是同源的,因为同源,所以就有了共性。由此一来,世界事物的多样性与共性,就成了运动造成的东西,而关于多样性与共性原因的观点,也就成了实在的动态反映。
    在认识方法方面,该书在对新的理论所形成的世界观作了阐述之后,接着就提供出了依据这一这世界观理论所形成的新的方法,这就是“广延与持续一并展开,在考察事物广延发展中也一并考察其持续演进过程”的世界观方法,和发散思维、凝聚思维与延展演进三种思维方法。从而,也就为人们提供出了认识世界以及事物发展运动的新的方法和思维活动新的形式与规则。新的世界观理论坚决地贯彻了经典理论的这一主张:辩证唯物论哲学的根本目的并不在于其理论本身,而在于用来去正确地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
    新的发展运动观是以经典理论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理论体系,在关于世界的物质性、物质运动、意识同物质的关系、认识同实践的关系,以及事物的普遍联系、运动的规律性和人类社会及其运动等一系列方面,都忠实地吸收和继承了经典理论所形成的基本成果。然而,由于这一系列新见解、新观点的提出,特别是由于事物广延运动两条基本规律的阐发,关于运动着的物质世界的观念就发生了一个新的变革,从而使世界观的发展展现出一番新的图景。这一新的图景所蕴含的变革集中地表明,物质世界及其事物,并不只是在作以时间为形式持续向前的运动,与此一并发生的,还有以空间为形式的广延运动;因而所形成的,是一个关于广延并持续发展着的世界的观念——事物的任何演化过程,都是在分化与凝结中表现出来的,而任何分化和相互凝结,也无不表现为一个发展过程。整个世界以及构成世界的各种事物,就是以这样一种空间广延与时间持续溶解为一体的形式发展运动着的。就每一个具体事物来说,它的广延与持续都是有限的,最后总要归于萎毁消亡;而物质世界的发展却是无限的,因此它总是要经常地产生出新生事物,从而呈现出无止境的扩展和永恒的进步。
    这一新的世界观,可以看作是向着古代朴素唯物论关于世界发展运动观念的合理回归;但这是在一个更高层次上的回归,因为在朴素唯物论那里作为现象性观察和哲人睿智猜测得出的结论,在该书这里已经成了本质性分析和科学论证的结果。

  (作者系本书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靳华】


上一篇:心灵的冰灯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姓名: *
网名: *
联系地址: *
手机: *
评论内容: *
   

评论

 共 0 条记录  本页 0 条  本页从 0-0 条  0/0页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网络 110
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